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哈勒普教练发声 99%的教练现在失去了收入来源_体育频
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11:1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央视网消息:因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,网球赛季遭遇停摆,虽然球员们失去了奖金这一收入来源,但情况对于教练们来说或许更加艰难。

两届大满贯得主哈勒普的教练达伦-卡希尔说道:“网球教练这份职业有着很强的不稳定性,现阶段99%的教练们都没有了收入来源,当然球员也是如此,除非是顶尖球员,有能力从各种各样的合同中获取收入,否则的话他们也失去了经济来源。所以现在作为ATP或者WTA的教练,日子非常不好过,现阶段而言,教练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庇护。”

执教过阿扎伦卡、穆古拉扎和帕夫柳琴科娃的知名教练舒米克对此说道:“我不认为这个问题(教练得不到足够的庇护)是各大网球机构的问题,如果我们想要把握自己的命运的话,我们自己就必须站起来,为什么要一直等待这种永远都不会发生的事情呢?除非我们签过什么特定的协议,不然的话我们现在是得不到任何帮助的。”

大坂娜奥米的教练费塞特说道:“从经济方面来说,现在对大多数教练都是十分艰难的情况。我曾经签过很多合同,收入来源有的是按照天数算的,按照周数算的,或者按照月份和年度来算的,大多数教练签的都是按照天数和周数计算,所以他们现在就会面临失业的情况。”

卡希尔(哈勒普教练)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建立教练工会:“我觉得很重要的是我们应该团结起来,共同达成一些共识和条款,这样能够在今后帮助到我们。形式可以是标准的合同,或者是终止条款,总之,应当为ATP和WTA的教练们设立一些保护措施,甚至我们可以买进球员保险,这样我们四处旅行的时候也能帮到我们。”

现世界排名20位的加拿大新星阿利亚西姆的教练 Frédéric Fontang是为数不多的在目前依旧有收入来源的教练之一:“我的情况可能有些特殊,现在我还是有着收入来源的。我很清楚我比较幸运,因为我执教的球员在世界前二十的水平,所以我们的工作仍在进展中,他有能力承担团队的费用。如果我不跟他合作的话,那我这段时间就失去了收入来源。”

他继续说道:“现在所发生着的这一切都在表明教练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地位,90%的教练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,如果我们自己不去争取的话,那么我们就没有保护措施。我一直告诉那些年轻的教练,一定不要让自己所有的收入来源都依靠在球员身上。”

目前针对低排位球员的援助计划正在敲定之中,那么对于球员的团队成员会得到相应的补助吗?卡希尔表示希望球员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:“毫无疑问,球员们是更重要的,他们理应比我们率先得到援助,在那之后如果球员们能够找到方法帮助他们各自的教练的话,那会是一件好事。”